海納百川》布林肯第五次中東行任務艱難(張良任)

海納百川》布林肯第五次中東行任務艱難(張良任)

NBA/鳳還巢兩樣情!太陽比爾轟43分、灰熊史馬特揪甘心

美國國務卿布林肯本週將前往中東進行「穿梭外交」。(圖/美聯社)

美國國務卿布林肯本週將前往中東進行「穿梭外交」,這是從去年10月7日哈瑪斯發動對以色列的恐怖攻擊之後的第5次。根據美國國務院公佈的訊息,布林肯將於2月4日至8日前往沙烏地阿拉伯、埃及、卡達、以色列及約旦河西岸。他將繼續外交努力,以達成釋放所有仍被哈瑪斯扣留的人質,推動人道主義停火,持續推動向迦薩平民提供人道主義援助,另將繼續努力防止衝突蔓延,同時重申美國將採取適當措施捍衛美軍人員及紅海航行自由權。布林肯還將繼續與合作伙伴討論如何建立一和平的區域,包括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的持久安全。由國務院公佈的訊息中可以看出來此行赴多國、有多重不同性質的任務,每一項都十分艱難,並充滿不確定性。

凤唳江山

尤其是美國這幾天轟炸了85處在敘利亞、伊拉克境內由伊朗所支持的軍事或民兵組織的情指管中心,飛彈、無人機庫房掩體等。另一方面,美英持續對葉門的胡塞組織軍事基地轟炸。美國的立場由不直接介入中東的戰爭改爲有限度的攻擊特定目標。不過,美國政府此舉系出於無奈,它並無意將事態擴大成爲地區性的戰爭,考量的因素之一是避免造成拜登總統競選連任的一個障礙。根據美國國家廣播公司美國時間2月4日發佈的民調顯示,支持拜登總統處理以哈戰爭的人只有區區的29%。借中東之行扭轉這方面的頹勢是布林肯說不出口的任務。

過去4個月以來,中東地區受到火箭彈、無人機、戰鬥機及飛彈攻擊的範圍有擴大的趨勢,攻擊的激烈程度也隨之上升,受害的人員相應增加。這些地區包括以色列,迦薩地區、黎巴嫩南部、約旦河西岸、敘利亞首都大馬士革附近、約旦美軍基地、葉門、巴基斯坦、伊朗。戰爭的煙硝瀰漫在中東地區,美國直接參與攻擊更增添了地區的不確定性。美國政府不希望中東地區的戰事擴大,但其本身作爲反而擴大了戰爭的範圍。

将太的寿司

布林肯在這個節骨眼選擇出訪的這幾個國家及地區應該是經過縝密的沙盤推演。

一,爲什麼要去卡達?

卡達是美國的盟友,雙方關係良好,高層互動頻繁;卡達多年來一直在財政上支持巴勒斯坦以及迦薩地區,可以說是巴勒斯坦的金主。但對卡達是否支持恐怖組織活動,庇護居住在卡達的哈瑪斯領導人,各方解讀不同。不過,4個月來卡達盡心盡力斡旋以、哈停火,釋放戰俘、人質及迦薩人道援助工作,已略有成效。未來美國仍需藉助卡達與哈瑪斯的友好關係,扮演調和鼎鼐的工作,並擔任美國與哈瑪斯之間傳話的角色。

二,爲什麼去沙烏地阿拉伯?

欧阳靖被前夫羞辱「没用的女人」 受挫:不再碰挚爱

自去年10月7日以來,沙國基本上保持不介入以、哈衝突的態度,只呼籲雙方停火,人道救援等。在葉門的胡塞組織發動對經過紅海商船的軍事攻擊行動之後,美國組織了40國的海上護衛聯盟(Operation Prosperity Guardian)。沙烏地瀕臨紅海的海岸線長達2000公里,但迄今未響應美國的號召。雖然沙國與胡塞組織近9年來在軍事上互相攻擊,沙國不願惹禍上身,不想再招致葉門叛軍的飛彈攻擊,而以自身的安全及達成《2030發展願景》爲主要考量,對美國而言在對抗胡塞組織方面沙烏地卻形成了一個破口。美國希望說服該國加入海上護衛聯盟,但自2019年以來美、沙關係不睦,布林肯欲扭轉大局恐非易事,沙國頂多擔任美國與伊朗之間的傳話角色。

三,爲什麼去以色列及約旦河西岸?

對美國而言,以色列當然是重中之重。但隨情勢之發展,及國際輿論的反撲,美國政府也由無保留的支持,轉而要求以色列改變、調整在迦薩的軍事行動,並要求以色列接受解決巴勒斯坦問題的「兩國方案」(Two-State Formula)。但迄今,以色列總理尼坦雅胡(Benjamin Netanyahu)均不爲所動。

二胆上兵会被遣返吗?蔡正元预测结局出乎意料

居住在約旦河西岸的巴勒斯坦人近3年來與以色列的衝突越演越烈;過去4個月情況更形惡化,迄今已有6330名巴勒斯坦人被以色列軍方逮捕,被擊斃的有370人。約旦河西岸的根本問題是以色列在佔領區設立了140多個屯墾區及100個軍事崗哨,大約70萬猶太人罔顧國際輿論的反對,移居該地,並限制當地民衆的自由。以色列軍隊最近多次突擊約旦河西岸最北邊傑寧(Jenin)的難民營,宣稱當地藏匿多名哈瑪斯分子。短期內要解決西岸問題,實看不到有成功的跡象,只要不發生大規模的衝突或傷亡就屬萬幸。

四,爲什麼去埃及?

哈瑪斯展開對以色列的恐怖攻擊之後,埃及就成爲最大的受害國之一。以色列與埃及過去發生過3次重大戰爭,至1979年雙方簽訂和平協定之後,才得以和平相處至今。以色列軍隊挺進迦薩進行地面掃蕩作戰之後,大批難民往南流亡,企圖通過拉法關口前往埃及,但受到埃及軍方的阻止,他們擔心哈瑪斯分子夾雜期間,影響內部的安定。哈瑪斯是埃及穆斯林兄弟會的一個分支,2012年該會成功在埃及奪取政權,但次年被現任總統塞西領導的軍事政變所推翻,並將該組織定位爲恐怖組織。塞西對哈瑪斯存有戒心,自不願施加援手。

与总裁的一千零一夜

葉門的胡塞組織自去年11月中開始以無人機、反艦飛彈攻擊駛經紅海的商船之後,打亂了全球的供應鏈,經過埃及蘇伊士運河的商船也隨之銳減,2024年1月比去年同期減少30%。這條埃及的金雞母是外匯收入的主要來源,2023年有24000商船經過,帶來94億美元的收入,對外匯短缺的埃及政府來說,一旦來自蘇伊士運河的財源減少就會造成政府運作上的困難。因此,埃及雖有1941公里的紅海海岸線,政府卻無意牽制葉門叛軍,也沒有加入美國號召的護衛紅海行動,以免被阿拉伯國家解釋爲間接在幫助以色列。布林肯國務卿要扭轉埃及的基本態度,實際上有其困難,只能期望埃及有助於迦薩停火、物資運送、人道救援工作。

俄烏戰爭是兩個國家之間的軍事對抗,目前中東地區的情況卻是美國與以色列這兩個軍力強大的國家在對抗恐怖組織、民兵組織、游擊隊、叛軍、抵抗運動等非正式的武裝力量。美、以憑藉高科技的武力獲得多一分的勝利可能就會添增多一份的仇恨,冤冤相報無盡期。

迦薩地區的問題基本上是個政治問題,必須用政治手段來解決,寄希望於武力,無意緣木求魚;手段與目的矛盾,解決不了這個陳年頑疾。「不積跬步,無以至千里」,我們希望布林肯國務卿此行能累積和平的籌碼,化干戈爲玉帛。(作者爲前國防部特任軍政副部長)

影/數字驚心 靖娟:電輔自行車兒少事故死傷三年內增加兩倍

※以上言論不代表旺中媒體集團立場※

无理上司我邻居